小傅

约会

距离第一次告白并确立恋人关系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两人的关系并没有丝毫的进展,至少格瑞是这样认为的。为了改变这一现状,他决定主动出击。

“喂?格瑞?有什么……”

“我们去约会吧。”

“……欸?”
°°°°°°
约会当天下午,寒冰湖(秋友情赞助)旁,格瑞坐在一块岩石上等待恋人到来,右手时不时伸进包里轻抚里面的某样物什,想象对方一会儿的反应不自觉的有些想笑。

“下…下午好,格瑞。我…呃…我来晚了吗?”

“不,没…有…”闻声格瑞转头望去,在看到鬼狐的一瞬间愣了愣。眼前的鬼狐身着一件深黑的和服,衬的外露的肩膀和走动时隐约露出的小腿更加雪白;眼角下那颗泪痣把鬼狐红的要滴血的脸点缀的更加可爱。

“你没有晚到,走吧。”看到格瑞这反应以为他讨厌自己这身装扮,再一次默默唾弃相信了凯莉的自己,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格瑞发红的耳尖(和偷偷发信息的手。“偷拍的所有照片都给我,不许偷藏备份。我会去检查的。”凯莉:呵呵…死给)

之后的约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格瑞本就是一个有些古板的人,安排的过程也就是带着鬼狐四处看风景、偶尔聊几句。非常平淡的度过了下午。最后到了晚餐时间。

一般人们都会去各种高档的饭店,但格瑞将鬼狐带到自己的住所,亲自下厨。鬼狐坐在餐桌前不知所措。

“…鬼狐?…鬼狐!”。“啊!什么事?”向厨房望去,格瑞正背对着鬼狐切菜。“我包里有块晶石是给你的,你先拿出来吧。”打开包,一块类似翡翠的矿石静静地躺在里面。“这是?”

“是我下午时做的原力结晶。本来我是另有东西要交给你的。但我们才刚交往,现在把它给你你大概会没法接受。”擦干手走到鬼狐对面的位子坐下。“其实这次交你出来是有话要说……”

“你也知道我所在的星球是以采矿为主业,但矿石终有一天会被采完。若是不找到其他出路,这个星球迟早会消亡。”顿了顿,直视鬼狐的眼睛继续说道:“下下个月开始,我和金和一些同胞会到圣空星和雷王星去学习。……什么时候结束我也不知道。”

“……所以?”

“去了那边我也会多联系你,有空就来看你。只是……”

“只是?”

“在政治和经济方面我远不如你,再加上我本就比你小好几岁。……我担心你会对我厌倦了。”

“我……”

“但我不会让你走的。在暴力方面你远不是我的对手。你若想离开,我就强行让你留下。……我会变得更好,更强。然后,我会亲手把它给你带上!……呼……你这辈子我要了。”

两人直视着对方的眼,谁也没有出声。

“噗!……呵……哈哈哈!”

“等!有什么好笑的?!”

“不,但是……噗哈哈哈,格瑞你好可爱!哈哈……”

在眼前,鬼狐笑得趴在桌子上直抖。格瑞的大脑难得短路了。

“哈哈……哈。呼。首先,去学习的事我早就知道了,鬼狐一族的外交能力也是有名的。那两国的王早就告诉我了。再来……关于年龄,我确实很介意,我曾经做梦也没有想过我会选一个比我小的。”在对面,格瑞的眉头又皱紧了点。“但是,那是曾经啊。我这人还蛮专情的,我认定你了,这辈子都不会改变。所以别瞎醒这些有的没的,专心你们的学·业吧。刚才取晶石的时候我看到了你说的'原本的礼物',我会等你的,但别让我等太久哦。”

“呵。当然!我会做到最好。”

“那么接下来,你的菜不要紧吗?”

“……啊。”

你完全没必要担心这些,因为我在很久以前就已为你沉迷。
E N D

当天的晚餐,全程都是鬼狐在传授各种外交要领。格瑞一直静静地听着,如果他手上的高脚杯没有出现裂痕的话,他真的非常认真。
从下午开始就在偷看的众人:…呵呵

真·END

告白

今天是鬼狐的生日,他自己却忘记了。一大早收到凯莉和莱娜的礼物和祝福后就被她们联手抬出了房间,扔进了不知为何前来的格瑞怀里,之后被这位强大武者拉着逛了一天。
距离这一天还有半个小时时,格瑞将鬼狐带到某个湖边,在月光的照耀下看起来真的很美很美。鬼狐不仅有些看呆了,静静地和格瑞一起坐在湖边的一棵大树下,连对方一直望着他的侧脸都没有发现。
“鬼狐天冲。”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正对上对方认真的眼神。“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啊……谢谢格瑞大人的好意。呃…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就先回去了。”被那双眼睛盯的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却被用力的抓住了手臂,并不觉得疼但是无法挣开。
“鬼狐,我并不富裕,买不了昂贵的宝物给你。但是,若你能答应我接下来的话,我这一生就都是你的。”
“我喜欢你。想与你一同走过余生的那种喜欢。”声音中带有不易察觉的抖音,手上的力度有点加大,仿佛在害怕什么。鬼狐则在他的目光中开始微微颤抖。格瑞敏锐的察觉到了,眼神暗了暗又重新开口,声音中又多了点不甘和期待“我并不想逼你。现在,我数10下,你若不愿意就离开,我不会追,以后也不会对你怎样…10,9,8……”手已经放开,眼睛紧紧的闭着。“……3,2……1。”再挣开眼,鬼狐仍坐在那里,“10下数完了,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我的了,我不会放手的。”边说边用力将眼前的人按进怀里,自身不自觉的轻轻发抖,在感觉到对方的回拥时明显一震,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张幸福明媚的笑脸“好啊,就这样抓着我吧。格瑞,我想和你过幸福的一辈子。我绝不会放手的。”
午夜的钟声敲响,新的一天开始了,一对恋人拥抱着彼此,交换了第一个吻。

无题

距离5月20日过去还有1小时29分钟,安迷修注视着桌对面坐在自家恋人怀里接受喂食的小黑洞笑的一脸和谐。
个屁!!!
从早上开始就没能和爱人酱酱酿酿的安·欲求不满·迷修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渴望亲密接触的想(欲)法(望)。
银爵默默的伸出手温柔的拂上对方的右手,轻柔的……把他扔出了家门。
于是这就有了骑士大人和(老婆沉迷工作不被理睬的)天使长一同买醉的尴尬(喜剧)场景。
安迷修的酒量不太好,很快就喝晕了,在醒来时躺在自家床上。“醒了?来把解酒汤喝了。”聪明如安迷修马上就理清了状况,被自己的丑态蠢哭,缩在被子里装死,任银爵怎么说都不应。慢慢的对方也没了动静,安迷修也松了力道。然后瞬间被子被掀开,一对柔软的唇瓣贴了上来,柔舌探入将汤汁渡过来。
分开时安迷修面红耳赤的注视着银爵如深渊般的眼瞳。“我知道你在闹什么变扭。”银爵缓缓说道“也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之所以不理睬是觉得没必要,因为早在答应你时,我就决定将一生都献给你。”
“我爱你。安迷修”张开双臂拥抱住眼前的爱人。
墙上的时钟指向12点11分。“我也爱你。”银爵的嘴角有着浅浅的幸福的微笑。